华晨雷诺年内将二度裁员 供应商告上法庭

华晨雷诺年内将二度裁员 供应商告上法庭

作者: 唐柳杨 武子晔

[ 华晨雷诺内部人士透露,雷诺品牌第一款车型要等到2022年才下线,也即合资公司成立的第五年,才会导入雷诺品牌的首款车型。通常情况下,一款在欧洲已经开发完成的车型,导入到国内的时间不超过1年。 ]

在华晨雷诺金杯汽车有限公司(下称“华晨雷诺”)园区内,几座外观老旧的车间并排在一起。在这些旧车间对面,有一个正在建设的新车间,入口位置上方挂着一条横幅,上面写着“华晨雷诺”、“中汽四院涂装工艺设备总承包项目现场”字样。

“这个项目建设有两年了,本来打算用这个新的工厂,旧的就不用了。”华晨雷诺员工张山(化名)对记者表示,一般来说,新车间从建设到投产的周期是1年左右,但该车间建设进度偏慢,目前还未启用。

进展缓慢的新车间,是华晨雷诺现状的一个缩影。3年前,华晨汽车集团(下称“华晨汽车”)以1元钱价格将华晨金杯汽车有限公司49%的股份转让给雷诺集团,组建了华晨雷诺金杯汽车有限公司(下称“华晨雷诺”)。

彼时雷诺日产联盟全球总裁卡洛斯·戈恩亲自出席了华晨雷诺成立的庆典活动,并宣布华晨雷诺将引进雷诺日产联盟部分技术和平台,尽快实现雷诺商用车在中国的国产,到2022年实现年销售15万辆,并加快电动车动力总成的发展。

但现实却走向了截然相反的方向,华晨雷诺成立3年来,年销量逐年下滑,今年上半年销量同比大跌42%。多名华晨雷诺管理层和普通员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华晨雷诺成立以来已经实施了数次裁员行动,并计划在近期实施今年第二次裁员,其总体的目标是将员工总数再减少35%~40%。

华晨雷诺管理层人士称,该公司现金流接近枯竭,虽然近期雷诺集团增加了6亿元的注资,但该笔资金预估不够支撑1年的消耗,而且这6亿元很可能是雷诺集团“最后一笔注资”。

“关键是要提升销量,但是以现在的产品规划,未来两年不太会有大幅改善销量和效益的可能性。”该人士称。

华晨雷诺内部人士透露,今年9月时该公司曾因拖欠供应商款项,供应商主动“断供”而致使工厂停产近一个月时间。记者在向华晨雷诺公关部门求证时,截至发稿时间,对方没有进行回应。不过据启信宝信息,今年5月以来,华晨雷诺作为被告收到62起诉讼,原告主要为零部件供应商,诉讼内容主要为买卖合同纠纷。

今年4月,雷诺集团退出东风雷诺,宣布在中国实施战略转型,以“轻型商用车和电动汽车领域构成未来在华业务两大支柱”,其中华晨雷诺是雷诺在华新战略的重要支点。

随着华晨雷诺危机浮出水面,雷诺在华战略转型的前景也蒙上了阴影。

继续裁员

第一财经记者独家获悉,华晨雷诺近期将启动今年以来第二次裁员行动。包括华晨雷诺管理层和普通员工在内的多名内部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证实了这一消息。

“裁员的具体方案还没有出来,但是总体的目标是再裁减35%~40%的员工人数,至于是一次性裁到位还是分步骤来还不确定。”华晨雷诺一名员工表示。另一名员工表示:“合资公司成立以来基本上每年都裁员,新的裁员方案年底就会宣布。”

记者了解到,今年7月华晨雷诺已经实施了一轮裁员计划,计划裁员人数650人,实际裁员人数400多人,约占员工人数(约3000名)的15%。

今年7月一份曝光于网络的华晨雷诺“自愿离职补偿”显示,离职员工将享受“N+1”的补助,如在公司的工作年限小于距离退休月数,N等于工作年限;如果在公司工作年限大于距离退休的月数,N等于距离退休月数。此外,优化的员工获得2个月工资的就业补助金,因此总体方案相当于“N+3”。华晨雷诺的员工向记者证实了该文件的真实性,但尚不明确新一轮的裁员将采取何种方式和方案进行。

“这次力度应该比较大,补偿方案听说是N+5。尤其是年龄大一些的基本上都买断了,从合资公司成立以来,每年都有买断的。之前人数不是很多,公司给的方案就是自愿离职,现在正式文件还没出来,大家都在等消息。现在了解到的情况是,一个车间基本上要有一半人会走掉。”华晨雷诺员工杨华对记者表示,买断看工龄,车间的工人去年买断时是按照一年4000元计算的。

据启信宝信息,2017、2018年华晨雷诺社保人数为3766人,2019年为3043人。一名华晨雷诺管理层人士表示,公司的目标是将员工总人数将降至1500人左右。

据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华晨中国,01114.HK)披露的数据,华晨雷诺成立以来年销量逐年下滑。其中2018年销量为4.3万辆,同比下滑近30%;2019年销量为4.02万辆,同期降幅6.5%;今年上半年销量为11733辆,同比下滑42%。

华晨中国并未披露华晨雷诺现金流等财务数据,但该公司高层人士李肆(化名)向记者表示:“华晨雷诺现金接近枯竭,债务缠身。”他进一步表示,华晨雷诺今年年销量预估为2.6万辆,平均单车利润2000元/辆,总计约5200万元,“这些利润还不够一年员工工资的支出。”

华晨汽车内部人士称,该公司存在拖欠供应商货款的情况。据启信宝信息,今年5月以来,华晨雷诺作为被告收到62起诉讼,原告主要为零部件供应商,包括科达斯特恩(常州)汽车塑件系统有限公司、沈阳精久模具有限公司、沈阳斯瓦特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等。此外,2019年以来,华晨雷诺16次被沈阳市大东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今年7月以来14次被列为被执行人。

经销商“大旱三年”

华晨雷诺前身是沈阳华晨金杯汽车有限公司(下称“华晨金杯”),金杯品牌诞生于1989年,是中国唯一一个以品牌名称代表一个品类的商用车品牌。2010年,金杯客车市场保有量突破100万辆,成为中国轻客第一品牌,市场占有率最高时达到75%,连续19年中国商用车市场销量第一。

2017年12月15日,雷诺集团收购华晨金杯汽车有限公司49%的股权,与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共同组建华晨雷诺,双方持股比例分别为49%和51%。华晨雷诺计划以金杯、雷诺、华颂三个品牌生产销售轻型商用车,到2022年实现年销售15万辆,并加快电动车动力总成的发展。

但实际上,华晨雷诺成立以来,一方面大幅削减老旧产品数量,另一方面新产品导入缓慢,导致在售车型从10多款减少至3款,直到最近才投放了一个新产品海狮王。而近期上市的海狮王也并非全新车型,“其实就是对原来的格瑞斯车型,进行了改款。”华晨雷诺一名员工对记者表示。

除了金杯海狮王外,在合资公司成立后,华晨雷诺曾在2019年上半年推出过一款名为“观境”的7座中型SUV,售价10万元左右。记者从多家经销商处了解到,目前观境已经停产。“观境是个失败的产品,上市后卖得不好。观境仅推出了国五标准的车型,后来没有推出国六标准车型,也因此停产了。”经销商投资人王武(化名)说道。

西南地区某市的华晨雷诺经销商赵留(化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华晨雷诺金杯车型很少,对销售会产生一些影响。“以往产品多的时候卖,一年能卖两三千辆,现在产品单一,一年只能卖800辆左右。”

“2017年一年能卖2000辆金杯,2018年下滑到1300~1400辆,今年只能卖500~600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经营持续亏损。”华东某市经销商对记者表示,入网的时候,华晨雷诺曾经给经销商展示过产品规划,但雷诺高层变动之后,称“此前的规划不算数了”。

“经销商已经大旱三年,滴水未进了。”赵留对记者表示,目前在全国范围内,华晨雷诺现存经销商大约140家,月销量超过20台的只有30家左右,大部分经销商都在亏损,许多经销商转型做其他品牌的经销商。

记者在华东某市华晨雷诺销售服务网点看到,该展厅一半的面积用于展销华晨雷诺车型,另一半摆放着其他品牌的车型。“厂家本来不允许这么做(同时展销其他品牌车型),但不这么做我们没有办法活下去。”王武表示。

记者同时从华晨雷诺内部证实了上述经销商提供的消息的准确性。华晨雷诺内部人士透露,雷诺品牌第一款车型要等到2022年才下线,也即合资公司成立的第五年,才会导入雷诺品牌的首款车型。通常情况下,一款在欧洲已经开发完成的车型,导入到国内的时间不超过1年。特斯拉从建新工厂到投产也不足1年时间,上述人士认为雷诺方导入产品的速度过于缓慢,错失了市场机会。

雷诺内耗

“华晨‘懒政’,想要学习华晨宝马模式,躺着挣钱。雷诺不懂中国市场,战略摇摆不定,全球总裁更换后人事斗争频繁,多种原因造成华晨雷诺现在的局面。”华晨雷诺管理层人士孙琦表示。

今年1月,雷诺汽车宣布,原大众汽车集团旗下西雅特品牌全球总裁卢卡·德·梅奥(Luca de Meo)将成为雷诺汽车CEO和雷诺集团董事长。彼时媒体评价称,“至此雷诺汽车总部已经延续将近一年的管理层重组动荡终于画上了句号”。

但事实上,这只是新的人事地震的开始。今年5月,震波传到了中国。5月18日,华晨雷诺CEO欧阳杰(Thierry Aubry)下课,原雷诺集团中国区市场销售副总裁、南亚总经理施戈迈(Guillaume SICARD)接替他的职务,掌管华晨雷诺。此后,华晨雷诺采购、销售等部门管理层岗位也进行了调整,其中不乏雷诺中国背景的人员。

“这些人大多没有商用车市场的经验,大量砍掉单车利润不达标或销量较少,月均300辆左右的车型,导致企业销量下滑,经销商亏损,加剧了各种问题。”孙琦表示。

孙琦介绍,同时调整的还有华晨雷诺的汇报线,“欧阳杰时期,华晨雷诺直接对法国总部汇报,福兰(雷诺中国区主席)和施戈迈主要负责东风雷诺。东风雷诺破产前后,雷诺亚太区撤销,与中国区业务合并,办公地点从香港搬到上海,中国区接管华晨雷诺。”

华晨雷诺另一名管理层人士周笆表示,管理层及外籍人员变动频繁,“除了财务、质量等少数部门没有更换,短短三年不到,部分岗位更换不止一人。”他进一步表示,雷诺掌管华晨雷诺后,全盘否定公司原本的管理标准及流程的同时,并没有系统引进雷诺的标准及流程,内部人评价“管理混乱,决策效率,流程执行效率,新品研发效率极其低下”。

华晨雷诺一位离职的管理层人士认为,雷诺在中国只有目标没有战略,在投资金额、产品规划、市占率等方面缺乏战略部署。虽然公司内部曾多次沟通产品规划,但调整十分频繁,摇摆不定,导致浪费大量研发费用及时间,也白白错失了市场的机会。

值得注意的是,华晨雷诺当前出现的状况与东风雷诺汽车有限公司(下称“东风雷诺”)有所相似之处。今年4月中旬,雷诺汽车宣布撤出东风雷诺、终止东风雷诺运营。东风雷诺一位离职的管理层人士彭久(化名)向记者表示,该公司长期的弊端包括产品价格高,缺乏竞争力;车型导入慢,因为按照成本核算项目审批通过不了;管理内耗,沟通成本巨大,效率低下。这三点在华晨雷诺上均有体现。

华晨雷诺一名内部人士透露,不久前完成的6亿元注资很可能是雷诺汽车最后一次注资,这意味着如果华晨雷诺在6亿元消耗殆尽后仍无法建立正向现金流和恢复盈利,前景并不乐观。

全球范围内观察,雷诺汽车当前的处境并不乐观。2019年是雷诺汽车过去10年以来经营业绩最糟糕的一年。2019年净利润暴跌99%,从2018年的35亿欧元降至仅1900万欧元。今年上半年,雷诺汽车营收184亿欧元,同比下滑34%;营业亏损额高达72.9亿欧元,创下公司历史新高。

今年6月2日,雷诺汽车发布了面向未来3年的战略规划,为了应对当前的经营亏损,其中一条措施即是将全球年产能从400万辆降低到330万辆。

如果海狮王系列不能实现销量与盈利的扭转,华晨雷诺该如何熬过未来两年产品的空窗期?有着中国“唯一一个以品牌名称代表一个品类的商用车品牌”美誉的金杯,又将走向何方?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61ruanwen.com/4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