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2021年经济工作 信息量很大!

  最高层定调,这个提法信息量很大…… 

来 源:正和岛商业洞察

2021年最新风向,吹来了!

12月11日晚,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2021年经济工作。

一般来说,岁末召开的这场政治局会议,处于跨年的交界点,承前启后,意义自然不同寻常,是大方向的“指南针”,也是外界观察高层布局来年经济的重要窗口。

还是在为将要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一个基本调子,可以让大家认清形势、理解政策方向。

“稳重求进”仍然是工作总基调,但具体的工作重心和部署则有了非常明显的变化。

这一点从措辞就能看出来。多重磅提法都是第一次出现!大有深意:

“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需求侧改革”

……

更重要的是,这次工作会议,直接与很多人的权益密切相关!

4大重磅提法,值得关注

高层是如何定调的?有4大提法,尤为值得注意:

1. 首提反垄断,释放什么信号?

这次政治局会议,明确提到“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垄断”这两个字,2019年还未出现在高层会议上,但现在风向变了:

2021年经济工作的重点之一,正是反垄断。

其实在近期,一系列反垄断的重要动作早已提前铺开:

12月10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的前一天,据市场监管总局消息,部分省份反垄断工作座谈会在杭州召开。

高层在“十四五规划建议”中明确提出,“打破行业垄断和地方保护”“加强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司法”。

11月10日,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的征求意见稿横空出世,互联网“反垄断”号角吹响,平台经济的游戏规则面临着被改写的命运。

这个问题,为什么会引起高层的特别重视?

原因就像央视评论的,“一旦在某个领域形成垄断,它就会妨碍竞争,损害消费者权益,最终也会损害公平以及创新。”

经济学家李迅雷则表示,历史上的垄断,多属于国有垄断,处在石油、电信等国计民生相关领域,各方面风险是国家可控的。现在,形成了新的垄断,处在大数据、互联网等领域,这些垄断是否会损害老百姓、中小企业利益,是政策层面需要考量的。

像部分互联网平台,借由资本力量,涉及领域越来越广,形成新的“大而不能倒”公司,资本无序扩张可能带来风险。

互联网垄断很容易带来财富的“马太效应”:强者恒强、富者更富。

就像最近互联网巨头企业、资本相继投入大量资源,采用熟悉的套路:先补贴、后垄断,入局生鲜社区团购。互联网又一个风口呼之欲出,却引来了众多争议。

《人民日报评论》罕见地向这些巨头喊话:

“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未来的无限可能性,其实更令人心潮澎湃。”

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要把原始创新能力提升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努力实现更多‘从0到1’的突破。

“掌握着海量数据、先进算法的互联网巨头,理应在科技创新上有更多担当、有更多追求、有更多作为。”

所以反科技垄断其实给巨头们指出一条发展之路:互联网累积的数据和算法,除了流量变现,还有另一种打开方式——促进科技创新。

2. “需求侧改革”,首次出现

这次会议,把“需求”提升到了特别重要的高度

“要扭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同时注重需求侧改革,打通堵点,补齐短板,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提升国民经济体系整体效能。”

其中有个关键词,特别值得注意:

需求侧改革。

这是一个全新提法,过去的提法是“需求侧管理”。虽然两字之差,但蕴含的政策风向大不相同。

智谷趋势在《高层会议定调2021年经济工作,释放出五大信号》文章中分析:

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宏观调控总体以需求侧管理为主。也就是说,不断通过行政手段来刺激需求,加大投资、消费和出口“三驾马车”的速度。这种方式见效快,但也有弊端,会造成有效供给不足,加剧产能过剩。大家买智能马桶会跑去日本,奶粉会去新西兰进口,化妆品会跑去韩国。

所以,到2015年中央提出“供给侧改革”,这是高层经济思路上的重大变化。经过5年的深化改革,中国逐步改善“供给创造需求”。但在“需求牵引供给”方面,中国还有一些错配现象。

“需求侧管理”变为“需求侧改革”,就是要在需求端进行大刀阔斧的精准调整,去加大刺激需求。但与以往不同,这回是要加大刺激有效需求。

比如消费方面,现在债务驱动的现象越来越兴起,居民加杠杆冲入消费市场,拉动企业开工生产。但有些其实是无效需求,甚至是有害需求。过度消费往往是金融危机的源头之一。

所以接下来的杠杆分配,就是要抑制那种无谓需求,把借来的明天的钱,真正花在刀刃上。

在供给侧改革的主线上,高层拉入了需求侧改革配套,意味着不应该割裂供给与需求的联系,要把握好双向联动的节奏。

3. 对“房地产”的表述,两个关键词很微妙

2019年经济工作会议,只字未提“房地产”。

这次会议重新提及,表述很简单,短短13个字:

“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这将成为2021年的工作重点之一。

没有出现“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关键表述。这是否意味着调控暂缓呢?

不是这样。

因为就在近期的“十四五规划建议”中还提到了这个定位。而且就在这个月,成都、西安和宁波接连出台新调控政策,哪里过热就在哪里加码。

从这点来看,严控楼市、严控房价并非短期行为,而将是长期战略。

近日,住建部在《建设工作简报》第79期刊载一篇文章,对长沙在房地产市场调控方面的经验给予充分肯定,并准备向全国推广经验。

长沙,一个号称“让炒房客有去无回的城市”。全国学长沙,这是来自中央部委的点赞。

长沙有个非常明显的特点:房子使劲盖、使劲卖,但长沙的房价就是涨不起来,成为全国省会城市的价格洼地。2020年,长沙住房的均价仅为1万元左右,低于中西部省会城市,甚至低过许多东部沿海的普通地级市。

另一方面,在不依赖房地产的情况下,长沙经济也搞得相当不错,近年来长沙经济增速位居主要省会城市前列,2019年实际增速达8.1%,在17个万亿GDP城市中位居第一。

“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或许想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但同时这次会议关于“房地产”的表述,其实有两个关键词很微妙,值得细细琢磨:

“平稳”“发展”。在平稳的同时也还要发展。

它所包含的意思比较复合,即2021年房价保持平稳,不能过快上涨,不能干扰了“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但也不能止步不前、后退萎缩,要起到一定的经济支撑作用。

4. 两种风险,要特别防范!

防范和化解风险,依旧是高层重点关注的问题。但却有了新表述。

这次会议提到,“要抓好各种存量风险和增量风险防范”“强化机遇意识、风险意识,科学部署,狠抓落实,牢牢把握经济工作主动权”。

“存量风险”可以简单地理解成政府、企业、高风险金融机构等各个部门过往借的、但现在有可能还不上的债务;“增量风险”是现在正在借出、担心未来该怎么还、有可能还不上的债。

防范风险,更多聚焦在金融上,特别是有可能影响经济稳定的债务风险问题,比如个别国企债务违约。这是重中之重。

最近,财政部官员还曾十分罕见地密集发声,警惕地方债务风险。财政部长刘昆撰文,要强化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防范;财政部政府债务研究和评估中心副主任薛虓乾认为,2020年末中国地方政府债券债务余额将达26万亿元,债务率接近警戒区间下限;如果按这个规模发债,明年可能要进入警戒区间。

而所谓的“增量风险”,就像12月8日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提到的:“新型‘大而不能倒’风险,少数科技公司在小额支付市场占据主导地位,涉及广大公众利益;一些大型科技公司涉足各类金融和科技领域,跨界混业经营,必须关注这些机构风险的复杂性和外溢性,及时‘精准拆弹’,消除新的系统性风险隐患。”

结语

2020年,是中国历史上很不平静、很不平凡的一年,面临过许多严峻挑战和重大困难。

这次中央政治局会议定调,今年是“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收官,意味着盘点和兑现。

2020年的经济工作,取得了哪些成果?可以说,“交出了一份人民满意、世界瞩目的答卷”。

“我国成为全球唯一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经过5年奋斗,我国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综合国力和人民生活水平跃上新的大台阶。”

中国经济最大的潜力,向来都来自于每个人想过上美好生活的愿望。

而即将到来的2021年,极为关键。此次会议中强调2021年“是我国现代化建设进程中具有特殊重要性的一年”:

建党100周年、两个百年目标交汇和转换之年、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十四五”开局之年……

在这样的年份里,“稳”显然是工作的主基调。

虽然问题也有、挑战很大,但同样地,机会一定也很多。

要相信:

中国最大的机会,往往都藏在每一次的战略转向中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61ruanwen.com/10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